快快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少侠 > 第一百零五章 血衣神掌的威力
    “既然你已经承认这些人都是你杀的,那我就杀了你给他们偿命。”

    完之后,便赤手空拳地朝血衣使者身上扑去而后用右掌击向他的面门,血衣使者则迅速地把头一偏,很轻松地躲过了龙啸的这一攻击又很迅速地伸出左手捏住他的胳膊右手抓住他的腰带往身后半空中的方向扔去。

    然而龙啸却并没有因此而坠落至地面,他用右掌击向地面以掌为足用反作用力让自己的身体飞离地面在空中来了一记倒空翻后双脚着地。

    这个时候,他拔出绑在他背上的青龙黑剑使自己的身体在半空中不断侧向旋转着用宝剑不断地撑向地面大喊一声:“荡剑试。”

    由于血衣使者身上没带兵器,在应对这一招的时候唯有不断躲闪,紧接着龙啸又大喝一声:“撩剑试。”

    将他手中的剑垂直向上变幻出三个同样的幻影以三十度角为倾斜点呈逆时针的方向朝血衣使者的腹部划去,血衣使者则让自己的身体不断往后退避过了这一招攻击,最后龙啸又大喝一声:“破剑试。”

    由于这一招在出招之时,血衣使者来不及招架,当无数个剑影划向他头顶的那一霎那,一眨眼的功夫便把他头顶上的束发给斩断,就在束发被斩断的那一刻,其余的所有长发瞬间犹如无数根黑色的细丝垂落至他肩膀上,显露出一副十分狼狈的模样。

    这样的结果令此时的血衣使者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他一脸惊慌地转过身很快便认出了龙啸刚才使出的剑法。

    “你刚才使的莫非就是你们华山派失传已久的东方神剑?”

    龙啸则皱紧眉头,愤怒地用剑指对着眼前的血衣使者回答道:“没错,我刚才用来对付你的就是我们华山派开山祖师当年威震江湖的东方神剑,不过现在我把它叫做傲气剑法,因为我已经在它的基础上融合了各门各派的武功,自创出一套属于我自己的傲气剑法。”

    “傲气剑法?”

    “不错,今我要用这套自创的剑法结果你的性命,为我死去的爹娘还有师父师弟报仇。”

    然而这个时候,金轮童子完颜英和阴阳判官段明泽以及扎木合,莫合仁,塞奇斯,李静云他们几个却围了上来,站在这些队伍之中的莫合仁道:“想要杀我们国师,先得问问我们,我们这么多高手打你一个任凭你武功再高恐怕也很难胜出。”

    “这是我和血衣使者之间的私人恩怨,请你们让开。”

    队伍当中的完颜英这时候也道:“血衣使者乃我血衣教的兄弟,即便他与你有多大的恩怨,我们也不能袖手旁观。”

    最后,段明泽也了一句:“没错。”

    “好,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干脆出去打个痛快。”

    完之后,龙啸便冲出门外来到空旷的院内,与包括血衣使者在内的所有人打斗在一起,这一下让他使出了傲气剑法里的所有招式,但是均被这些个高手给一一化解,就连最厉害的一招傲气三绝斩也不例外,毕竟一个饶力量永远是有限的。

    这个时候,血衣使者使出一招血衣神掌隔着七步的距离朝龙啸的方向射出一道紫色的掌印,但被龙啸用他的青龙黑剑给挡住了。

    由于这一掌的力量巨大,尽管没有打在龙啸身上,但是龙啸本人却被这一掌的掌力给震飞,当他用剑勉强支撑地面使自己站立后,便意识到这一夺取他师父和师弟性命的掌法究竟有多厉害。

    就在血衣使者想要发出第二掌的时候,却被突然间疾步冲进院内的断涯给阻止了。

    “师父住手,你们先上山去支援上官羽和元军还有青城派弟子他们,这子就交给我对付。”

    血衣使者眼看着上官羽的青城派以及元朝军队将要进攻,把白莲教与六大派围而歼之,他觉得眼下最要紧的事就是上莲花山助朝廷一臂之力,就决定将杀龙啸的重任交托给断涯。

    此时的他带着一丝冷淡而又严肃的语气对断涯:“涯,我就把这子交给你了,杀龙啸可是教主交托给你的重任,不要忘了你的使命。”

    “知道了师父,这回我绝对不会失手。”

    就在血衣使者和完颜英他们几个将要离开王府之时,龙啸便纵身一跃跳至地面把他们几个给拦住并怒道:"血衣使者,你杀死我爹娘杀死我师父和师弟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今你休想离开这里。”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断涯同样纵身一跃使出轻功挡在了龙啸面前并对他:“搞清楚,你现在的对手是我,上次你因为挂在悬崖边的大树上侥幸不死,这次可就没有那么走运了。”

    此时的血衣使者便趁机离开了王府的大门,眼看着自己仇人就这样被人放跑了,龙啸的怒火就如同烈焰一般在心中燃烧着,他咬紧牙关恶狠狠地瞪大双眼冲断涯怒道:“断涯,你放跑了我的杀父仇人,我是绝不会放过你的。”

    护师心切的断涯则对龙啸道:“我们俩各为其主,我是师父养大的,我就算豁出性命也不允许你伤害我师父半根毫毛,接招吧!”

    然而听到断涯这话的龙啸,心中顿时没有了杀意,也没有之前的愤怒,因为他开始对断涯的个人身份产生兴趣,怀疑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当年被血衣使者给抱走的亲哥哥龙吼地。

    当断涯主动挥舞着半刀朝他劈来时,龙啸只是躲闪并无半点想要还手的意思,而且招招忍让,这让此刻的断涯心中感到有些奇怪,当他们俩拆了二十多招之后,他便停下来问道:“你怎么不还手?究竟在搞什么把戏?”

    “因为我有件事想要问你,你胳膊上的月牙是怎么来的?”

    断涯用左手捂住他的右胳膊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胳膊上有这个东西?”

    龙啸则回答:“当日我和你在华山上打斗之时,我无意间用剑划开了你的袖子,便看到了这个月牙,快告诉我这月牙是你自己纹上去的还是一生下来就有的。”

    断涯则很诚实地回答:“这月牙胎记是我一生下来就有的。”

    而他的回答更让此时的龙啸认定他就是当年被血衣使者抱走的亲哥哥,于是一脸激动地:“莫非当年被血衣使者抱走的亲哥哥真的是你?刚才你你是被你师父养大的,而你又你胳膊上的这个胎记从就有,你一定就是我的亲哥哥龙吼地。”

    然而龙啸的话却让此时的断涯觉得一头雾水。

    “什么亲哥哥?什么龙吼地?我根本不明白你在什么?”

    “你之所以不明白真相,是因为你一直以来都被你师父蒙在鼓里,但是现在知道还不算太迟。”

    完之后,龙啸便在断涯面前露出了他右胳膊上的月牙胎记,看到这一情况后,断涯心中不由得一惊连忙大惊失色问道:“什么?你怎么也会有跟我一模一样的胎记?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是你亲弟弟,既然我们俩的胳膊上都有这个红色胎记,那就证明我们俩是亲兄弟,这个肯定是错不聊,你的名字其实不叫断涯,你跟我一样姓龙叫龙吼地,我们的父母是被血衣使者给害死的,你怎么可以一直认他做师父,赶紧回头吧!他不是你的师父,而是我们的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