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快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主宰之书 > 主宰之书:第二十九章 心法初成
    就这么又坚持了几日,正当冷峻束手无策,准备忍痛放弃的时候,却终于有一丝希望出现了。

    这一日,冷峻又一次在这已经不知道探索过多少遍的园内子仔仔细细的寻觅了一圈,结果仍然是毫无所获,随着失望再次从心底升起,冷峻将目光扫向了药园最远处的一大丛铁叶小檗处。

    虽然他也知道,那铁叶林就是这药园的外墙一般的存在,那后边从远远的看去,俨然就是一片荒凉的碎石地面,寸草不生。但既然自己到了现在这个境地,过去探索一番倒也并非不可,大不了仍旧是一无所获罢了,权当是死马当做活马医了。

    想到此,冷峻也不再耽搁功夫,径自走回到炼丹的炉鼎旁,往里边添薪加柴之后,看了看炉鼎内的状况之后,感觉这里短时间内应该是不需要照看了,于是疾步向远处的铁叶小檗林而去。

    当日冷峻收纳进来那一株铁叶树,此时竟然已经是繁殖成林了,而去看这遍布的面积之大,竟好似不比当年山林中的那丛小多少,冷峻足足用了小半天的功夫才饶到了铁叶林的外围。

    然而当冷峻来到铁叶林外围之后,看到这林后的景色时,当时就怔住了。他发现这铁叶林后居然并非是碎石之地,赫然生长着一种奇怪草药,而且竟然不止一株,而是密密麻麻的遍布了一地,放眼看去是一眼看不到边。

    就见这草药单生一茎,直立向上,一端渐尖,边缘有细尖锯齿,上面沿中脉有刚毛,花如伞状,生于头顶。赫然竟是遍地的万年人参。

    可是当冷峻定了定神,再仔细看去,就感觉有点不像。此物自根茎之上,与人身一般无二,但是它的根茎竟然有一半是露在泥土之外,粗大滚圆,色泽嫣红,甚是奇特。

    初一见到此物时,冷峻也是满心得疑惑,不由得暗道:“

    “这是什么?外形如此奇怪,从来没有听闻过。要说此物这是这里土生土长的吧,应该不太可能,因为这个乾坤佩空间中是不会自行衍生出生灵的。要说是我自己弄进来的,可这个东西我今天也是第一次见啊,这更不可能了!”

    随着冷峻百思不得其解之后,当下也不想再浪费自己所剩不多的精力去思考他,径自走上前去,将其中一株拔了出来。

    当此物根茎从土中拔出,冷峻紧盯着此物的双目竟然有些呆滞起来,眼神中透着的全是一副不可思议之色,甚至于嘴巴也微微的张开,好像看到了什么惊异的东西。

    “这…………这是什么?难道是萝卜!”片刻之后,冷峻从惊愕之中回过神来,翻来覆去的打量着手里这东西,心中却渐渐由惊转喜。

    “这不会是我画的那个萝卜人参吧?怎么看怎么都很像呢。真的是画什么有什么?应该不会如此简单吧。”冷峻盯着手里的萝卜嘀咕了几句。随后也不再多想,双手一分,将这萝卜摆成了几块,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说也奇怪,这萝卜味道到确实有些人参的味道,但是入口后先苦后甜,最后竟然感觉清爽无比,才一小块下了肚,本来饥肠辘辘了几天的肠胃,好像一下就不饿了似的。

    半日之后,随着天光渐暗下来,冷峻已然是精力充沛的回到了丹炉所在之地,此时的他是神采奕奕,看来刚刚的萝卜宴是让他饱餐了一顿。

    就这样,冷峻凭着萝卜充饥,足足坚持了三个月的时间。

    虽然每天以萝卜糊口,但是他却依旧那么神采熠熠,丝毫不见憔悴之外,竟然好像在双眼之中还闪现出了一种从未见过的光芒。

    此时的冷峻目视炉鼎,正强自按耐着心头的喜悦和激动,耐心的等待着最后一刻的大功告成。

    一时三刻之后,冷峻从炉中取出了最后一颗‘培元丹’,将其放入了手中白玉匣中。此时的他已是盘膝于地,玉匣放置在身前,手中托着一枚丹药。只见此丹色泽碧绿,大小有如龙眼,散发着浓郁的药香气。

    冷峻仅仅是在打量了这药丸几眼之后,豁然张口吞进了肚中。

    他竟然是已经急不可耐的要体验一下这丹药的神妙药效了。

    丹药刚刚吞下腹内,冷峻就觉得腹中一阵清凉之气立刻扩散开来,转眼间遍布了全身,自己的身体也随着这丝丝的凉意,竟然好像要飘起来一般轻盈。

    伴随着丹药的丝丝凉气,冷峻此时已经开始运转起‘圣言录’心法的第一层。他想试试,这药性是否有助于自己的心法境界提升。

    随着圣言录心法在体内运转,冷峻顿时感觉一阵暖意在体内出现,看似这暖意比起刚刚的凉气弱上几分,但却极为强横,它游丝一般的穿行在百脉之间,沿途只要遇到那股凉气,必然迎头而上。而这暖流所过之处,所有的丝丝凉意竟然好像被吸收了一般的消失不见。

    圣言录的第一层心法被冷峻运行了几百个周天之后,原本那游丝般的暖流再吸收了无数的冰凉之后,竟然变得粗壮了许多。而那些由‘培元丹’带来的那些到处乱闯的团团凉气此时已经是消耗了一小半之多。

    又是近百个周天的运行之后,冷峻感觉那股暖流好像已经到达了极限一般,对于那些冰凉的气团再在吸收,而且自身也丝毫没有继续增长的意思。

    感觉到如此情形,冷峻略微一愣,不过随即也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心中微微一喜,豁然心念一变,圣言录第二层的心法当即运起。

    然而,当这第二层心法运起之后,冷峻顿时感觉一阵窒息感传来,这感觉竟然与从前运行这二层心法时的阻滞现象完全一样,居然丝毫没有进境。

    此时冷峻那热情似火的心如同被浇了一盆冰水般,从里冷到外。

    想想自己这一段时间四处打探、苦心钻研,无时无刻的忍耐,还有自己费尽心思的来这里炼制丹药……这一切就这么完了,自己的努力居然毫无效果。

    随着窒息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冷峻却没有一丝的停下心法的意思。此时他的心中已经没有了希望,在他看来,如果不能让自己的境界提升到第二层,那今后等待自己的命运也许并不会比在此窒息而死更好多少。

    就在他已经准备放弃一切的希望的时候,突然感到自己四肢百脉一阵巨震,然后全身的骨节一阵咔吧咔吧的响起。与此同时冷峻就觉得一阵阵的筋断肉裂般的痛苦传来,自己每一处筋骨都在这种剧烈的摧残之下,好似要毁灭了一般。

    然而这种痛苦在此时,对于他这个心如死灰的人来说,也不算什么难以忍受的了,他就这么坚忍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感到全身一下子松弛了下来,痛苦的撕裂感瞬间消失,原本憋闷窒息的感觉也好似不复存在了。换之而来的却是一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轻盈和透彻的感觉,就好像自己全身的毛孔都能呼吸了一般。

    冷峻本已失去了精神的目光此时突然重新闪烁起来,他并没有张开眼睛,因为他此时惊骇的发现,自己的意念居然已经离开了身体,飘荡在空中,随着心意而闪电般的四处游弋着,他能看到一层如同棉絮般的气团在空中飘荡,他能用自己的意念感觉到空中存在的一种从未感应过的凉丝丝的气息。

    “我死了么?这是灵魂的感觉么?”冷峻感受着这种飘曳,自言自语着。

    “不对,这感觉这么真实,这么舒畅,不是,这难道是灵气?”冷峻豁然张开了双目,看向自己的双手,看着自己盘坐的身体。而刚刚离体而飞的感觉好似在自己心神恢复的一刻忽然飘回了身体之中。

    “难道这就是意识离体,这就是我感应到的灵气?我参透第二层了?”冷峻突然惊喜起来。

    随着心有所想,冷峻将意念一动,向自己体内看去,此时,他能清晰的看到到体内的一切,他能看到那本存在意识深处的一本书册,能看到藏在那里正在调息运功的如意,能看到自己体内的丝丝灵气,能看到那运行不息的圣言录真气。

    此时的冷峻已然又是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他的信心终于回来了。